景天科多肉彈簧夾L

  這個彈簧夾算是我手裡最大的size了,用大大小小的花把底座塞得滿滿的。其實我也忘記肉粉色那顆樹脂花到底有沒有用到膠水來黏,不過看那銅線痕跡,大概還是纏繞綑綁的可能性比較大吧?

  後來因為斷捨離之故,不想繼續買材料了,很多新上市的花色都沒有繼續購入。基本上這些髮飾都是重複的花樣,換個位置放一放而已。

  也因為如此,才把跟彩印圈朋友一起玩的熱縮片拿來放到手作簪試試,沒想到還滿好搭配的!與此同時也看到了別人的熱縮飾品,形形色色都有,而且做成耳環也好看!❤

  因為製作簡單(也不過就是耳勾下放了一顆珠子串一朵熱縮花而已),很容易一個不小心就有抄襲之嫌。

  雖然我很想早日完成斷捨離,趕緊把各種類型的手作材料們都用完;但又怕這樣等於是山寨了別人,至今還留了一大堆尚未處理。我只是喜歡做東西,本身並不喜歡穿戴飾品,成品如果做出來也沒地方擺,想到就覺得頭好痛啊~~~~ (攤手)

Esther Sung
Esther Sung 不管你認識的是做皂教學的愛絲特,還是架站寫詩的雪山春曉,或是居頭家族的蘋果妹妹,其實都只是我在不同年代不同場合的不同代號罷了。十年回顧,決定把這些零碎記憶全部整合,以一個全新的姿態綻放光華無限。
瀏覽文章: | Home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