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小髮釵

  繼睡蓮之後,我最想做的是清雅的水仙花。但是它的葉子卻也讓我遲疑了一下,因為實在太像蒜苗了?,有點不知道怎麼搭才好;後來覺得意思到了就好,還是不要太糾結吧。

  於是最後便配了兩片…呃比較像蘭花的葉?依然笑哭ing ???

Esther Sung
Esther Sung 不管你認識的是做皂教學的愛絲特,還是架站寫詩的雪山春曉,或是居頭家族的蘋果妹妹,其實都只是我在不同年代不同場合的不同代號罷了。十年回顧,決定把這些零碎記憶全部整合,以一個全新的姿態綻放光華無限。
瀏覽文章: | Home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