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緣來去

  有人看了我粉專前天的貼文而來報馬,因為我很浪費,這種皂也是有人拿出來賣錢的。

001

  噢…看完後我白眼都要翻到後腦勺去了。= =

  對我來說,手工皂體中卡有小氣泡是難免,畢竟純手工。除此之外,只要有任何一點皂化不夠好的地方,我一律重做,哪怕只有一點點瑕疵也不會出貨。配方適不適合對方是一回事,那個可以請對方使用後提出,下次再做時就修正配方或是各項比例,總能找到最適合的肥皂;但做壞了卻是一定不行的!小小的皮膚傷害或許很難感覺得出來,但它依然是傷害;雖然身體會自動修復,你甚至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是我們為何要讓皮膚如此忙碌。

  如果只有一小部份還可以挖掉不合格處然後留著自用,雖影響視覺美觀卻不影響清潔功用;但如果是像這位賣家,整個都是壞的,我覺得垃圾桶才是它最好的歸宿。(救也有救的方法,但是費時費工費水電,救回來後在我的標準也僅僅堪用而已,萬萬達不到能賣的水準。所以我覺得還是心一橫,直接銷毀吧!這樣才是負責任的態度。)

  近年來我做皂已極少失敗,但我也不敢托大自滿,對任何請我代製的訂單都小心翼翼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即便如此也還是偶爾有失手的時候,就如前幾天的魚腥草皂,材料中的乳油木果脂和酪梨油都不算很便宜,但該銷毀的我也不曾手軟。因為只有這樣的嚴謹,才對得起所有信任我的客戶,才對得起我自己。

  固定來交關的熟客就不提了,但每次有人說要訂手工皂問我如何計價,除了報價之外我還會多補一句「我不是最貴,但也不會很便宜,請自行衡量喔。」或是有些陌生人,也許口耳相傳或是別的什麼機緣,希望能委託我代製手工皂。我也只能視情況答應或者拒絕,畢竟全部都是我一個人處理,想要維持作品在水準以上,很多事情是急不得的,都要慢慢來。雖然我也想要錢,但還是覺得既然時間有限、能力有限,那就寧可專心把眼前的事做好。

  我有我的成本,也有我的價值,有些事情不能讓步,而我也無法包山包海包贈品包優惠。也請不要問我為什麼別人可以這麼便宜或快速,我不想造口業。本人就是這麼任性!合則來、不合則去,一切隨緣不用強求。

Esther Sung
Esther Sung 不管你認識的是做皂教學的愛絲特,還是架站寫詩的雪山春曉,或是居頭家族的蘋果妹妹,其實都只是我在不同年代不同場合的不同代號罷了。十年回顧,決定把這些零碎記憶全部整合,以一個全新的姿態綻放光華無限。
瀏覽文章: | Home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