蕺草手工皂

蕺草手工皂編號:#2006053001
總油量:500g

基底油:
橄欖油、葡萄籽油、芥花油、椰子油、棕櫚油、硬脂酸。

SF:
葡萄籽油。

FO:
人參。

添加物:
蕺草水、奈米銀。

95/ 5/ 30
  昨天爸爸指定要用「蕺草」入皂,問我可不可以?我說當然可以,媽媽也在一旁搭腔,說是市面上還有人用這東西做面膜…等保養品呢,所以當然可以做香皂囉!爸媽都覺得很有趣,終於可以有合自己「口味」的洗澡用品了,談得很起勁,還說怕洗了會讓人覺得很臭,因為「蕺草」的別名「魚腥草」,台語俗稱「臭腥草」,這等名號可是其來有自,不習慣草藥味的人都認為蕺草的確是一種味道不好聞的草藥。

  其實爸媽真的太多慮了,我要求濃縮,爸爸說不行,因為蕺草的特性不能煮火太久;既然如此,我這500g的皂,因為採用液鹼的關係,最多也只能對93g的水,添加物另計。換句話說,這次我也不過用了100g的蕺草水入皂,根本不會有「魚腥味」啊!^^||

  晚上下課回到家都已經十一點多,發現桌上留有一大杯茶水,問了才知道是爸爸交代要留給我製皂的「蕺草水」。雖然我因為生理期的關係覺得有些累,想早點休息,但父母都在興頭上,我也就順著他們的意了。前幾天拜託爸爸去幫我買艾草粉和抹草粉,雖然沒買到,但爸爸很幫忙,所以今天我累一點也沒關係,更何況這本就是我很樂意做的事情。^^ ((只是希望爹娘不要再準備別的東西給我做皂了,我要空著皂模做亞拉岡的母奶皂啦!))

  不曉得是不是Coconut Oil的關係,液鹼常溫(今天還下雨,大約18度)油溫大約40度左右混合,大概七分鐘就trace了,趕快加入其他的添加物,不到十分鐘即可入模,對我這種奶泡器來說,這樣的時間實在很快!不曉得是否因為人參FO的關係才加速皂化呢?@@”

  製作時間是5/30凌晨一點半,12小時之後我有開盒看一下,硬度還不夠,所以繼續放滿一天才脫模,仔細聞一下,滿是人參香,魚腥味是一點都沒有呢!只是我對硬度仍舊不滿意,大概是因為Canola Oil. Olive Oil和Grapeseed Oil都是軟油的關係吧?雖然我真的很想趕快宰了它,但還是得忍著,打算多晾幾天再來切塊。

95/ 5/ 31
  因為晾皂籃就放在旁邊,蕺草藥皂雖沒有蕺草味,卻不停地飄著淡淡的人參味,讓我忍不住切了一刀!真的還很軟,會黏刀,切面有討喜的Gel Stage果凍現象,而且表面沒有Soda Ash白粉。哈~這塊蕺草藥皂真不錯,很好~我喜歡!^^

  但是現在因為還很軟,而且橘子做給我的切皂器刀縫太窄,我的波浪刀切不下去,只能徒手用菜刀切,所以每塊的大小都不太一樣^^||~把這五塊皂放回晾皂籃繼續晾乾,希望能夠變得更硬些。哇~真的好期待唷!趕快變硬吧,我好想趕快包膜收藏呢!放在眼前都會忍不住偷看、偷摸,或是摳旁邊不平整的小皂屑偷洗……^^||

  難怪常看到製皂前輩說:做手工香皂可以磨耐心。

  因為事前要先準備材料,攪拌過程又不確定多少時間,然後入模還要等成型才能脫模,脫了模之後還要等夠硬才能切塊;切塊之後還不能使用,必須給皂四週至六週的熟成期。這樣做下來,怎會無法磨耐心呢?

95/ 6/ 6
  因為個性龜毛的關係,剛才把皂不平整的地方用殘障的切皂器修了邊,平面是切平了啦,但是立正站好可以發現它有點梯形,上下不同寬的感覺。^^||

  把其中一塊切下來的皂,再切一刀變成皂條,然後拿去試用並且測量pH值,發現大約是8~9之間了;洗感嘛~普通,起泡度也OK,但是硬度卻沒有像「熱情紅椒皂」那麼硬,感覺比較Q,刀子切面好像還有少許果凍感?@@a

  不曉得這樣是否已經可以洗澡了呢?我把大塊平整的皂用保鮮膜包好,貼上封條,平均每塊的重量大約在120g左右;剩下的皂片其實份量也不少,秤了一下竟然有139g呢!正在考慮要不要等熟成之後泡水做成液皂,代替洗髮精來使用?還是乾脆做成研磨皂,反正這份量也差不多可分入兩個小模?

  想了想,還是做成洗髮液皂好了!不管如何,總得自己先試用過才對,而且我也有無水檸檬酸啊,剛好可以泡來作為潤絲液呢。^^

95/ 7/ 14
  放置了六週之後,終於在今天正式啟用,泡泡挺多的,很溫和。^^

  我拿來從頭髮開始洗,感覺還不錯,但是沖水之後感覺頭髮很澀,這是手皂洗髮的初期特徵,因為我不喜歡檸檬酸水的觸感,所以今晚沒噴,吹乾了之後,頭髮摸起來竟然出乎意料的柔順,我想~以後大概也不會再噴了吧?^^||

  拿來洗身體,唔….沒有什麼特殊感覺,因為我已經習慣了手工皂的洗感,而且我神經比較大條,分辨不出細微的差異,但我可以確定的是:現在就算流汗也比較不容易出疹子了。

  洗臉嘛~說不上來,可是嘴唇的地方並不感到刺激,可能跟我持續使用自製的薰衣草護脣膏有關?我的嘴唇已經好很多了,可以5個小時不用補擦護脣膏唷!這是一項非常明顯的進步。^^

  香味?呵呵….想太多!我之前把人參FO加太少,現在只聞得到少許味道,搓揉出來的泡沫並沒有什麼人參味,那是魚腥草的味道吧?我對青草藥不是很懂,這點恐怕就必須由父親來鑑定了,不過~父親似乎對外觀感到相當不滿意,不太想試用耶。^^||

95/ 7/ 17
  我一直覺得有人偷用我的皂((不知為什麼從小就很介意別人沒經過我同意,就擅自借用我的東西,可能是屬狗的領域概念比較強吧?^^||~)),也沒為什麼,就是直覺,在學校連晚自習的時候,椅子被同學坐過,我隔天都會察覺……但是家人嘛~共用沐浴用品也沒什麼,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我只是感到疑惑。

  後來晚上爸爸回家之後,跟我說:『妳的魚腥草皂很好洗耶!洗完覺得很舒服。』

「哪裡很舒服?怎樣的舒服法?^^」聽了滿有成就感的呢!^^

『不會講,反正就是很舒服的感覺啦!』

「那你覺得那個是什麼味道?我不是說皂喔,是說那些泡泡。」

『喔?沒有仔細聞耶!今天洗澡的時候再注意看看好了。』

  呵~知道家人願意接受,我覺得很開心,其實我也認為還不錯啦!沒有過多香精,氣味不刺鼻;沒有抽取甘油,洗完皮膚柔軟;流汗不易起疹子,皮膚癢的頻率減少;洗頭髮也還不賴,吹乾之後很清爽。

  這是我最近用過的感想。^^

95/ 8/ 1
  橘子試用,洗澡、洗頭髮,沒搓沐浴泡芙,直接手搓,泡沫又柔又細而且又很多,嗯~看他的神情,應該是頗為滿意。^^

95/ 8/ 7
  爸爸說昨天去看奶奶的時候,把最後一塊蕺草皂送給奶奶啦!好像很高興的樣子呢~^^ 聽爸爸說,奶奶可能會捨不得用,到處獻寶告訴人家:這是小孫女自己親手做的香皂喔……

  其實,何必捨不得用呢?我還會繼續做啊!奶奶要是喜歡的話,我可還有很多花樣能換、很多把戲能變呢!只是想起外婆……唉~可惜外婆不如奶奶命好,安養院為了方便起見,用的是液體皂;而且就算安養院願意幫外婆用固體皂洗澡,她也無法跟旁人炫耀孫女兒的手藝了……

95/ 8/ 25
  之前爸爸曾把其中一塊送給他的病患,今天爸爸告訴我,說那位患者覺得很好洗,感覺很舒服,但究竟是怎麼個舒服法卻又說不出來。

  哈~聽到讚美是很好啦!但總不能每個人都用這種說法表示吧?這樣我會很難了解,因為我畢竟不是老人家,沒有你們的那種sense啦!^^||~不然可以用具體一點的說法咩,比方說:硬度、起泡度、清潔力、洗後肌膚是否乾癢緊繃……等,這樣我才會比較能理解呀!^^

95/ 9/ 28
  爸爸說奶奶有在問還有沒有香皂?因為這塊皂已經快要用完了。我猜想這應該是很喜歡的意思吧?不然怎麼會用了還想繼續用呢?^^

Esther Sung 不管你認識的是做皂教學的愛絲特,還是架站寫詩的雪山春曉,或是居頭家族的蘋果妹妹,其實都只是我在不同年代不同場合的不同代號罷了。十年回顧,決定把這些零碎記憶全部整合,以一個全新的姿態綻放光華無限。
瀏覽文章: | Home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