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我學不會

誰說我學不會  從郵局回家的途中經過一間編織材料店,它已經在那邊開很久了,高中時代我趁著去象棋協會的時候,順便教學姊打圍巾所用的毛線就是在那兒買的。前一陣子因為無聊,把以前的作品拆了,拿這線準備來打一頂帽子,但又想起自己打的帽子太單調,所以想再多買幾球不同顏色的線來勾點花做裝飾。

  昨天寄件回家經過,進去選線的時候順便問老闆可不可以教勾毛線?老闆說當然可以呀!但是要等老闆娘回來,因為他不會。所以我跟老闆說:那我明天再過來。

  今天下午先去郵局寄最後一張訂單的模具,回程的時候就去那間材料店選了毛線,並且請老闆娘教我勾針的起針編織方法,沒想到老闆娘不願意教,還說我一定學不會。我反駁說,朋友跟我說過很容易,去買毛線的時候請老闆順便教就可以了,每間編織材料店的老闆都會教有消費的客人,因為不會花很多時間。

  結果老闆娘說:『既然她說很簡單,那就叫她教妳啊!』一臉很不高興的樣子。

  可是,因為勤芬回高雄定居了,而雨夜又住在桃園,兩位願意教我勾毛線的朋友都不在台北,所以我才會昨天和今天都去造訪那間店,拜託老闆娘教導我的,沒想到她竟然這麼不禮貌,不願意教就算了,還說別人一定學不會,教也是白教啦

  帶著毛線回家的路上,我實在很不服氣,勾針的編織是比棒針來得困難些,但是既然我能夠自己摸索很多東西,包括編織圍巾、中國結、製皂、電腦….等,那麼用毛線勾一朵裝飾用的小花就一定難不倒我!怎麼可能那個老闆娘學得會,而我學不會?

  於是到家以後,開電腦連線上了編織站 Knitting Club,開始看圖摸索。

  一開始,不是很能理解這些圖在畫什麼,勾起來怪怪的,跟圖片的樣子不太一樣,只好又拆掉;多試幾次之後,果然被我弄成功了!^^~哈哈!勤芬和雨夜果然沒有騙我,勾毛線一點都不難。從摸索到編織,我總共花了半個多小時,終於把我的第一片花瓣完成。^^

  哼哼~可別小看我,雖然在長輩眼中是沒什麼出息,但好歹一些小聰明還是有的,要不然怎麼考得上資源班嘛!

  雖然心裡還是覺得那個老闆娘很小氣,花個三分鐘示範一下也不肯,還輕視別人一定學不會。可是也因為如此,知道被人輕踐的感覺,待人接物上也學了一課;而且自己摸索出來之後覺得更有成就感,誰說我一定學不會的呢?

Esther Sung 不管你認識的是做皂教學的愛絲特,還是架站寫詩的雪山春曉,或是居頭家族的蘋果妹妹,其實都只是我在不同年代不同場合的不同代號罷了。十年回顧,決定把這些零碎記憶全部整合,以一個全新的姿態綻放光華無限。
瀏覽文章: | Home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