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白玫瑰髮釵

  張愛玲曾說過:「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其實我原本只是覺得白色玫瑰似乎還不錯,但是又想到自古以來簪白花似乎不是很吉利,於是又配個紅的來,再加點別色的油珠,那麼便沒什麼可忌諱的了。 😛

古董啊

  這大概是我的黑洞裡最有歷史的東西了吧?對於這次能找到當初首批購買的箏弦們,我感到相當地自豪 ψ(`∇´)ψ

  然後,是的我又斷弦了……但這次真的不是我彈斷的!我彈的明明就是別條弦啊喂,你斷啥意思呀說清楚講明白!囧rz

丁酉雞年賀年卡

  前幾天大才子藍仕豪說今年寫的好些春聯,當初有登記的都發得差不多了,但活動沒碰上,所以要寄給我。呆愣了兩秒,好像是有這回事沒錯。哇!這年頭誰還這麼認真寫春聯啊?能得才子墨寶,我自是十分高興的;但我最不喜佔人便宜,因此也琢磨著回個什麼才好,於是想了想便決定回寄一張賀年卡表達謝意好了!^_^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