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與蘭髮釵組

  其實這些花簪才做好沒多久,我自己都還沒希罕夠呢XD 若不是快被老爸的小筆電逼瘋了,也不會發生粉專還沒張貼,在拍賣社團就先把欲售消息掛出去的事情了……囧rz

  一年多前因為感到我的桌機似乎即將壽終正寢,且老爸不滿媽媽一直不讓他把隱忍多年爛到想翻桌的小筆電換掉,於是去年此時我便回家教唆(?)煽惑(?)並且一力促使老爸換了新機,其結果當然是老媽付錢,哈哈哈XD

  然後我就很奸詐地接收了爸爸那台其實已經爛得不行被噴到體無完膚的小筆電,做為我桌機萬一掛了的備用,多麼完美!???

  嗯,我前面有沒有說這台筆電很爛?雖然這是已知的事實,但接手之後它竟然在夏天時很不給面子的冒煙了,傳出塑膠味,然後自動黑屏關機。我趕緊把插頭拔了,就怕它自爆引起火災。

  後來雖然讓它冷靜了幾天就可以開機了,但那個噪音比原本大了數倍。我之前說它爛到不行真是我錯了,原來這台小筆電還可以更沒有下限…囧囧囧

  然後我的桌機目前依然苟延殘喘著。

  可是我覺得現在該是開始未雨綢繆,準備籌劃繼任者的時候了。於是只好開了快要爆炸的妝匣,把自己都還沒摀熱的簪子先掛出去試水溫;其實我本來也沒打算將它們留太久的,只是把日程稍微提前了,然後自己又覺得有些不捨罷了……

  但願能找個好人家吧~

Esther Sung
Esther Sung 不管你認識的是做皂教學的愛絲特,還是架站寫詩的雪山春曉,或是居頭家族的蘋果妹妹,其實都只是我在不同年代不同場合的不同代號罷了。十年回顧,決定把這些零碎記憶全部整合,以一個全新的姿態綻放光華無限。
瀏覽文章: | Home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