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火蟲的回憶

  最近這段時間因為畫熱縮片還算起勁的關係,看書時間便少了。手上忙著的時候通常開戲劇節目用聽的,雖不見得眼睛會去看,但網路點選時還是會不自覺地找男的帥、女的美那種XD

  本週看的是《少年四大名捕》,四個都好帥呀哈哈哈!有杉杉來吃的大boss(冷血)、微微一笑的一笑奈何(無情)、老九門的佛爺(追命),還有陰麗華的弟弟陰興(鐵手),這陣仗真的是…完全可以把莫名其妙的超瞎劇情忽略了???

  但我要說的重點不是這個。XD

  這張螢幕截圖是劇中鐵手抓了許多螢火蟲送給依依的一幕,各大偶像劇的老哏,看到時真忍不住大笑了!每次看到這種類型的橋段,總會勾起我一段不堪回首(?)的回憶 XD

  第一次有男生送東西給我,是在我國小三年級,轉學到第三間學校之時。

  那天老師在課堂上說了螢火蟲會發光,班上一群都市俗的小孩,包括我,都說從來沒見過!坐旁邊的男同學就說他家後面有,因為比較靠山區,還可以看到。

  哦~我笑一笑沒說什麼。

  當時寄宿在木柵的舅舅家,環境不熟、同學不熟,放學一向都是不能亂跑的,反正也看不到。
沒想到隔天他竟然神神祕祕地偷偷塞了個玻璃瓶說是送我,好奇拿近眼前一看,媽呀這小破孩給我一蟑螂做啥,而且還是活的! Σ(゚д゚lll)

  我尖叫著把瓶子拋回去,他像是沒料到我竟是這般反應,只愣一下就馬上接住了;但是我感覺彷彿聽到了有人的心碎了一地。

  因為是在教室內,雖然是下課時間,但我們這邊畢竟動靜稍大了些,引來了周圍的幾個好事者詢問;他只好說抓了一隻螢火蟲帶來給大家看,屁股會發光的那種。

  然後就在大家此起彼落的驚嘆聲中,我也沒臉沒皮地圍觀了一下^^||,哎呀果然是有一點點微弱的光芒啊。他看我走近,又相當好心地要把瓶子遞過來讓我看個仔細的時候,緊接著我就落荒而逃了。

  直到上課鐘響,不得不回位子上坐好,我還是十分戒慎恐懼,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因為這個男生就坐我隔壁啊啊啊啊啊! (抱頭)

  後來看到瓶子放在講台上,原來是老師暫時收去了,並且口頭獎勵了小男生一下,打算上課時要給全班同學傳閱;再後來又借別班去了,直到放學才還給他帶回家放生。

  這才終於結束了我驚心動魄(?)的一天!

  沒辦法,我對蟑螂的厭惡已延伸到任何與牠長相相似的所有節肢動物身上,雖然昆蟲只是其中一綱,但我就是要無限放大啦哼哼哼(任性)。舉凡蚱蜢、蟋蟀皆是如此,螢火蟲也就別提了;連帶著瓢蟲與蝴蝶,其實我也是不喜歡的,雖然牠們其實已經不像蟑螂了。

  我只在這個學校待了一個學期,抱走一座模範生獎牌,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這個同學的名字我也忘了,倒是這件事情實在太過深刻,我當時真的很受驚嚇啊。可是當我說出來的時候每個人都當笑話來聽,然後橘子還說我傷害了別人幼小的心靈。

  喂喂,話不是這麼說的呀,要說幼小,我們兩個當時可是同年紀的好嘛!??? 蟑螂之於我,如同馬陸之於小笨娜,這絕對是不能隨便開玩笑的!

  長大後曾因團體活動之故,大晚上的在阿里山賞螢過一次。就這麼唯一的無法推託的一次,之後我再也不看螢火蟲了!誰要看一大群屁股發光的蟑螂滿山遍野的亂飛啦! (大哭) >”<

Esther Sung
Esther Sung 不管你認識的是做皂教學的愛絲特,還是架站寫詩的雪山春曉,或是居頭家族的蘋果妹妹,其實都只是我在不同年代不同場合的不同代號罷了。十年回顧,決定把這些零碎記憶全部整合,以一個全新的姿態綻放光華無限。
瀏覽文章: | Home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