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唯有幽人自來去

  是日,當陸亦雪沿著忘川河邊散步時,或許突然心有所感,驀然回首,只見白曉踏著黃泉路上的彼岸花閒庭信步緩緩朝陸亦雪走來,依舊是濃黑的眉、古潭的眸、微帶笑意的臉,鼻尖好似還能聞到那股淡淡藥香,身形樣貌與記憶中絲毫不差。

繼續閱讀

第四十四章:蝶去鶯飛無處問

  之前帶頭搜了小閣樓的禁軍首領正與白曉捉對廝殺,而他身後不遠處的軒轅瑾卻已拉了滿弓,咻的一聲便將箭矢射向白曉。陸亦雪從眼角餘光中看到箭矢準確無誤朝白曉飛去,她顧不上與自己對陣的對手已將刀子砍了來,便飛身過去替白曉擋了一箭。

繼續閱讀

第四十章:帷幄未改神慘傷

  陸亦雪原本只是心存試探,卻沒想到大古這麼實心眼,隨隨便便就被套了出來。但其實也不能怪大古,陸亦雪早年在京城便已聲名大噪,從以寡敵眾的茶館說書便可見端倪;且大古近身服侍於她,對她的機敏巧智更是親眼所見,因此陸亦雪這般涼涼地一問,大古便以為自己早被識破了。

繼續閱讀

第三十九章:未成曲調先有情

  自從白曉查出阿盈葵水不止的原因,而陸亦雪又採取強制手段隔絕她飲食異物之後,果然阿盈當日便已止血;好生將養幾日,阿盈便也恢復如常。陸亦雪時時暗中觀察大古做飯燒菜,卻也不覺飲食中有任何異樣。她不放心,又傳了劉嬸旁敲側擊地問,果然是一切如常。左右谷裡恢復了平靜,陸亦雪疑心漸去,便不再去廚房打轉。於是她又可以過著之前那種夜裡看月亮、日間曬太陽的悠哉生活,而想要回京探親的心思卻又開始萌芽了。

繼續閱讀